文章低代码开发「低代码」究竟是一场炒作还是一次颠覆
资深作者宇婷
宇婷 36氪企服点评专家团|《To B新势力》工作室主理人

低代码第一次实现了意义上的业务和IT团队紧密协同,这背后是企业在效率和个性化需求上的爆发。

2021年,低代码领域的第一股火,源自1月14日钉钉举办2021年度发布会,宜搭及氚云、简道云等钉钉生态内的低代码开发产品成为这次战略升级的重点。

「低代码」究竟是一场炒作还是一次颠覆

这是继去年阿里云智能“云钉一体”战略发布后的首次战略升级。因为阿里在云、协同、中台等领域都带过节奏,势必引发了业界对低代码的讨论。

支持低代码风潮的观点不绝于耳。比如简道云负责人单兰杰接受《To B新势力》采访时表达:“低代码产品可以类比办公软件在国内的发展,未来低代码产品可能会跟Office办公软件一样,达到全民普及。”

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花名:行癫)此前在接受《钛媒体》专访时,认为2021年的流行词是低代码开发。过去的潮流就是从云、容器,到Kubernetes的调度系统,2021年的潮流就是低代码开发。

“低代码/无代码编程能力变成一个与Word、Excel、PPT一样普及的基本办公职业技能。”微软中国CTO韦青在自己的专栏《万物重构》中也写到。

但反对声也存在。

比如,一位专栏作者陈果在其文章中表示:大型SaaS软件的可视化开发工具,以SalesForce、ServiceNow为代表,这些SaaS的可视化开发工具由来已久,因为低代码概念兴起,最近被打上了“低代码开发”的标签。

陈果认为,因为这股潮流,一些早已有之的开发模式,被冠名以“低代码工具”,实质是赶时髦,有一部分厂商炒作在其中。

争议不绝于耳,如何看清低代码?

 

Gartner预计,2021年市场对于应用开发的需求将五倍于IT公司的产能。针对各种藏在业务部门内的开发需求,如何让业务人员自己可以通过简单的“拖、拉”鼠标,完成应用开发。这就是低代码开发。

低代码是重要的aPaaS平台。Gartner对应用程序平台即服务aPaaS所下的定义是,这是一种平台即服务PaaS解决方案,“支持应用程序在云端的开发、部署和执行,封装基础设施之类的资源,包括面向数据管理和用户界面服务之类的服务。”

Gartner表示,企业aPaaS是专门设计的aPaaS,旨在支持企业级应用程序和应用程序项目(高可用性、灾难恢复、外部服务访问、安全和技术支持)。

根据知乎上账号简道云对于aPaaS的进一步解释,为了解决企业的个性化问题。

aPaaS是从应用和数据层面入手,介于PaaS和SaaS之间。解决的是应用和数据层面的设计搭建工具与逻辑。

个性化开发,解决既懂IT又懂业务的开发人员短缺问题,这是低代码带来的效率提升。

那么市场上有哪些主要玩家呢?

  • 2020年12月,钉钉宣布推出低代码应用开发平台“钉钉宜搭”。钉钉宜搭主要作用是打通阿里云和钉钉的底层能力和技术,将企业原有IT系统与钉钉连接。
  • 紧接着1月26日,“凌犀物联”完成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水滴石天使基金。凌犀物联有三款产品,分别是HOMEY智能安灯系统、C-MES智造信息系统和LinkInsight透明工厂系统。三款产品基于一个通用底层平台,该平台由5G+MEC全域无线物联平台和端边云网一体化工业操作系统构成。

实际上从2019年开始,围绕“低代码”的创业公司开始在市场上不断获得融资。而且阿里和腾讯都有加持企业。

  • 2019年3月,阿里系低代码创业公司奥哲网络获得高榕资本B轮融资交割。奥哲网络本身为阿里巴巴战略投资企业,在其当时曝光的新闻稿中,说到是阿里钉钉愿景级战略合作伙伴。其旗下有两款低代码业务,H3 BPM针对于大中型客户。另一款云重在业务逻辑定制,是基于阿里生态的产品。
  • 2020年11月,奥哲网络获得 2亿元B+轮融资,此轮融资由华创资本、华泰创新共同领投,宜信金融科技产业基金、老股东高榕资本持续跟投。
  • 2019年上半年,创业公司 ClickPaaS 获晨兴资本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当年12月底,完成晨兴领投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以及明势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融资总金额约千万美金。其主要服务三类客户场景: 企业内部IT需求、咨询公司项目实施、SaaS企业产品开发迭代。ClickPaaS从2015年开始研发,于2018年9月正式销售产品,目前已在能源、政府、教育、制造业、金融等多个行业落地,积累了第一批大B客户,包括国内市场的肯耐珂萨、百望、亚士创能、纳尔印刷,国外市场的Ingram Micro等,2019年预计今年营收可达数千万元。
  • 2019年11月,腾讯投资移动办公SaaS企业“道一云”,产品主要面向垂直行业的办公解决方案。道一云也是腾讯SaaS加速器的首期成员,入选腾讯SaaS生态“千帆计划”。
  • 2020年4月,睿帆科技累计完成数千万人民币投资,把“无代码”+“低代码”+“SDK”三级开发模式带入大数据领域。投资方包括佳都科技和花城创投等。睿帆科技从通信行业切入,目前在通信运营商、公安安防、轨道交通等行业和政府单位拓展业务,并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诺基亚、佳都科技、亿阳信通、北大软件等多家企业达成合作。
  • 2020年5月,低代码aPaaS平台“慧友云商”完成由涌铧投资领投、赟岳科峰跟投的数千万元人民币B轮融资。“慧友云商”累计融资数亿元人民币,股东覆盖国内B2B上市企业,如用友、263、致远互联等。主要为传统行业企业与政府基层单位提供数字化升级服务。

国外方面,2015年,AWS、Google、Microsoft和Oracle等大型供应商开始进入市场。

  • 2021年1月,Mendix将其低代码开发平台引入中国市场。西门子于2018年收购Mendix,并将其并入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上汽乘用车、中集车辆集团、富士康旗下云智汇科技服务等国内企业已率先采用Mendix低代码快速开发平台。在国外,大陆集团、苏黎世保险、康菲石油、迪拜政府和荷兰高速铁路运营商NS等都是Mendix的客户。西门子在中国市场的基础,会帮助Mendix开拓客户。
  • 2020年6月,微软宣布云时代的低代码商业应用开发平台、由世纪互联运营的Power Platform已经正式在中国市场商用。微软方面介绍,Power Platform提供了完全可视化、低代码的全民开发体验,可与第三方商业应用及数据服务衔接,帮助商业客户获得数据洞察、创建商业应用、实现业务流程自动化。
「低代码」究竟是一场炒作还是一次颠覆

Power Platform被称为是微软的第四朵云,可与Azure、Microsoft 365 、Dynamics 365集成。微软公司内部有10万员工每天在使用Power Platform,基本上每个员工都在使用Power Platform上的数据分析和Power BI功能。有超过8万个员工在使用Power Apps写基本的APP应用。中国企业也有员工学会了Power Apps和Power Platform的使用,让一线销售能够将客户数据连接在手机上,并储存在CRM、Dynamics 365的系统中。

根据微软发布的官方数据:全世界500强企业中,有97%的企业都在使用Power Platform。全世界很多国家的大企业已经在大量使用Power Platform。在Power Platform平台上,每个月有300多万个活跃开发者。

2020年企业低代码应用平台魔力象限中,Salesforce也是低代码的Key man,曾被Gartner评为领导者。

 

无论是对于Salesforce还是钉钉,生态规模、增长速度和带来的价值都远超与平台本身,以2019年Salesforce为例,生态规模是自身平台的四倍,生态系统赚到的钱超过平台的四倍;2024年将扩大到6倍。

Salesforce平台产品高级副总裁Ryan Ellis评价其低代码产品的研发原因:“随着数字化转型需求的增加,原本计划在几年内完成的项目,现在可能需要在几天内交付。低代码使我们的客户能够迅速适应变化,通过让每个人都能快速构建新产品和功能,克服开发人员的短缺。”

Salesforce的LCAP(Low-Code Application Platforms,低代码应用平台)客户大多数都是跨行业的大型企业。Salesforce SaaS产品在现有客户和新客户中备受欢迎,已经为公司的平台服务(包括其LCAP)形成了强大的渠道。数百个本地AppExchange合作伙伴应用程序已扩展了Customer 360平台。

Salesforce SaaS以及AppExchange交付的大多数客户,都在使用Salesforce 平台功能来扩展和定制应用程序体验。

上汽乘用车IT高级经理陈峻曾评价使用低代码,覆盖万余名员工的人力资源管理应用,IT时间缩短了50%,部署维护成本降低30%。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业务和IT团队紧密协同自主开发。将人力资源精益管理周期从月、天推到小时。”——这是他在此前接受采访时,明确提到的两点优势。

在微软推出Power Platform的报道中,也提到Gartner的一份调研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需要很多更个性化的企业级应用场景,比如合约、公章等,而要满足所有业务场景需求,需要开发至少5亿个新的APP,四年时间才能完成,比四十年前加起来的总量还大。这意味着,近九成的企业都面临新应用开发挑战,这是微软为什么把低代码开发平台和工具看得特别重要的最根本原因。

微软认为:如果企业中的每一个人,包括前线员工都可以很容易地利用安全、合规、合法的方式,开发一些APP和应用,把日常工作中常用的应用从实体转成数字化的方式,会为企业业务发展带来很大的加分项。

钉钉和微软推出低代码平台背后有一个共同点:都有着一个云平台作为底层支撑。钉钉事业部负责人叶军认为:“因为有了云,就可以承接非常复杂的需求,可以把企业历史上既有的IT基础设施和沉淀全部撬动起来,我们和生态伙伴在其中可以做的事情会变得更多,价值也会变得更深。”

在一篇关于低代码的文章中,作者陈果认为:微软的商业模式横跨了SaaS和IaaS/PaaS;从底层IaaS/PaaS往上走的云厂商的路径,二者是不同的。

微软Power Platform背后依靠Azure智能云平台,使用Azure Active Directory,以及Azure DevOps等管理工具和开发工具,并利用Azure的逻辑来做企业的商务流程,同时也使用Common Data Service,用共同的数据平台和语言打通企业中所有APP数据。

“低代码更多是企业在解决个性化的问题,倒不是在解决通用软件的问题。通用软件满足了企业60%-70%的需求,还有30%的需求可能就是企业的人用新的工具快速建起来的。”行颠认为。

“云计算把硬件的门槛降低了,容器就是把这个标准化了,Kubernetes是把调度标准化了,再下一步就是解决业务问题。”行颠亦表达过。

在回答《钛媒体》关于低代码是否对未来软件工程是一个很大的颠覆?行颠的回复是:“绝对是的。现在软件工程首先讨论处理复杂软件系统高度耦合的,我们怎么解耦,做子系统微服务。”

如钉钉等互联网巨头平台推出低代码,主要是为了解决平台上企业用户的个性化问题,从效果上看可以完善其生态。1月末,阿里巴巴副总裁、钉钉事业部负责人叶军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钉钉有两个边界:第一要介入到非行业化特征的基础平台的能力,第二要做能够解决行业长期痛点的。——显然,这两点都是钉钉在今年重押低代码的原因。

 

低代码在中国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1.0阶段和2.0阶段。1.0是传统厂商应用低代码阶段。中国软件市场从零几年就开始有了低代码概念,市面上很多厂商的产品也都以低代码的形式存在。

2.0时代,则是基于公有云的低代码产品。跟1.0本质的不同在于,首先用户群发生了改变。1.0低代码更多面向懂代码的开发者,而2.0的低代码产品越来越全民化,开发门槛进一步降低。

其次,产品形态发生很大改变。1.0低代码产品,从使用到上线,门槛较高。需要买服务器、部署环境、开发上线。2.0的低代码产品,用户只需要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使用,体验门槛大幅降低。产品的易用性、用户体验度提升。

最后,在产品功能模块上,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比较健全,比如高德地图开放了接口,青牛云存储、阿里服务器,拥有各种OCR接口。很多低代码产品可以直接调用系统,无需自行开发。

低代码未来的空间有多大?

「低代码」究竟是一场炒作还是一次颠覆

Forrester对于低代码开发平台市场规模将在2020年达到155亿美金的预测,成为这个行业的目光所向。

低代码服务商Mendix认为:通过直观的图形化用户接口,使用拖拽组件和模型逻辑来创建企业级应用,速度比传统开发快10倍以上。其云原生微服务架构为各种规模和领域的数字化项目提供前所未有的敏捷性、灵活性和可扩展性。

钉钉宜搭负责人叶周全曾接受媒体表示:基于低代码开发,宜搭可为企业应用研发提效500%。

不同的组织,其使用模式、使用场景是不一样的。

  • 对于初创型公司或者中小型企业,信息化相当于从0到1的阶段,这些公司的需求也非常个性化。企业发展不会非常快,但业务变化比较快,他们需要一个灵活的工具能够去适应快速变化的业务需求。
  • 对于中型公司和中大型公司,已经拥有业务系统,比如客户管理系统或ERP系统,但这些核心业务系统并不能够覆盖所有业务需求,传统的覆盖方式是二次开发,或是找厂家做定制。这对于企业来说,负担成本较高,使用低代码产品可以弥补个性化产品的不足。一句话:低代码产品和标准化产品共同满足企业的核心业务需求。
  • 对于中大型客户,一个组织达到1000人,2000人,已经拥有大量核心业务系统,也拥有专业的信息化团队,但依然存在大量临时性边缘的业务需求,对于这些边缘业务需求,低代码就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最后用韦青总的一句我非常喜欢的话,作为结尾:“炒作永远不会消失,但进步永远不会停止!”

 

欢迎对SaaS、企业服务感兴趣的你和我交流。(加微信zhangyutinghi,备注单位姓名交流)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36氪企服点评;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了解更多低代码服务商家信息可登陆36氪企服点评 

「企服点评」隶属于 36 氪媒体集团,致力于做中国最专业的企业级软件和服务选品平台。平台现已收录近万款产品,用户可基于海量真实用户的使用评价,独立客观的产品评分及榜单,选择企业适合的软件和服务。

 

专家介绍:

「低代码」究竟是一场炒作还是一次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