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曾被科大讯飞暴捶的云知声又行了?
点赞 (0)

曾被科大讯飞暴捶的云知声又行了?

2023.01.17 16:28
资深作者DoNews
DoNews 创新无边界

曾被科大讯飞暴捶的云知声又行了?

曾被科大讯飞暴捶的云知声又行了?
撰文 | 孙晓巍编辑 | 杨博丞题图 | IC Photo
近日,人工智能独角兽云知声亮相频频。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一周内云之声亮相的内容包括智能新能源汽车、智慧交通、智慧医疗、数字化企业榜单等众多领域。

云知声在兔年临近的热闹表现,着实让业界有了新的遐想,特别是在人工智能赛道出现泡沫破灭迹象的前提下,如何度过行业危机,成为当下云知声必须跨过去的一道坎。

01.频频亮相年末的云知声为何造势

云知声本次的造势潮,可谓涵盖全面,推进立体。

其一就是云知声智能座舱业务,将云知声与时下最火热的新能源赛道深度捆绑。据云知声相关资料介绍,其切入智能汽车业务也是布局甚早。2014年,其成立智能车载事业部并构建智慧车载全栈式语音交互技术;2016年,推出智慧座舱turnkey方案;2018年,携手亿咖通成立合资公司,聚焦车规级AI芯片研发;2020年,云知声提供主要AI能力的车规级AI芯片“雪豹”落地;2022年,搭载“雪豹”芯片的吉利星瑞等车型上市。

其二,集中在智慧交通领域。主要为云知声AIoT基座大脑的支持下,可以使智能公交站台的各个系统彼此独立又相关联系,形成云-边-端结合的数据统筹与处理,为公交车站管理、体验提升及业务增值提供了全面的平台支撑。

其三,在行业趋势领域,云知声亮相2022中国绿色交通发展高峰论坛暨中国智慧公交发展高峰论坛,并作了《探索城市智能公交站空间服务新体验》的主题演讲。

以上种种,都是近期云知声在大众面前的不断发声,而这些宣传的共同点,恰恰就在稿件的最后——都会在云知声业绩突出的氛围烘托下,引出其上市备受期待的话题。

换句话说,如此众多且密集的发声造势,云知声除了展示近年来取得的业绩成果,更是在释放其准备进行IPO的信号,并引起市场和投资者的关注,毕竟对于人工智能企业来说,能够成功登陆股票市场,对于它们既是阶段性胜利,又是一个整装待发的起点。

02.卷土重来?上次IPO失败还曾被科大讯飞暴捶

但实际上,云知声的上市之路,早在2020年就曾开启过。据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11月3日,云知声曾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科创板上市,拟募资9.1亿元,并被业界看好为“AI语音上市第一股”。

在云知声该次IPO过程中,中金公司担任保荐机构兼主承销商,国泰君安为联席主承销商。很快在同年12月1日,云知声就收到首轮审核问询函,而正当云知声为冲刺AI语音第一股持续发力时,上交所的一纸公告让云知声第一次上市之路戛然而止。

该公告内容显示,因云知声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21年2月18日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的申请,根据相关规定,上交所终止其发行上市审核。

消息一出,市场自然惊诧万分。但实际上,那段云知声冲刺上市的时间里,AI江湖也同时风起云涌。

就在云知声递交招股书之后一个月的12月11日,比云知声早成立一年的科大讯飞,突然公开呛声云知声,直接在深交所互动交易平台上火力全开,先是以自身市场数据为论证基础,对云知声宣传数据提出质疑,进而认为其数据造假。

在招股书中,关于语音病例业务,云知声表述为市场占有率高达70%。但是,根据科大讯飞在深交所互动交易平台上相关问题的留言回复,云知声至少在三个维度上关于市占率高达70%的结论站不住脚:

1、从覆盖医院数量的维度来看,云知声语音病历相关的应用数据,其在2017年12月31日、2018年12月31日、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6月30日累计医院客户数量分别为10、36、91和112家,而同期科大讯飞语音病历累计医院客户数量分别为11、77、264和489家。从双方截止2020年6月30日累计覆盖医院数量对比,云知声仅为科大讯飞的22.90%。

2、从收入维度进一步验证,根据云知声披露语音病历相关的收入金额,其在2017年12月31日、2018年12月31日、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6月30日智能语音病历收入分别为170.96、926.39、1628.91和895.48万元,而同期讯飞智能语音病历相关收入分别为664.28、2937.27、3554.48和3571.11万元。特别是2020年1-6月在语音病历方面的营收数据上,云知声仅仅为科大讯飞的25.08%。

3、科大讯飞除了上述基于私有云方式的智能语音病历系统的销售外,还以公有云方式为医疗领域提供智能语音病历模块,服务于好大夫在线、有来医生、牙医管家等互联网医疗公司,应用场景覆盖了智能导诊、智能语音随访系统等业务,如果科大讯飞将上述生态厂商的智能语音病历收入纳入统计,云知声语音病历的市场占有率将进一步降低。

基于以上分析,云知声70%市占率的数据实在禁不起推敲。但是,作为友商,为什么科大讯飞为什么会如此不顾情面在云知声IPO最关键的时期选择公开对峙?

双方的火药味恐怕都要追溯到2013年老罗锤子手机发布会上了。据目击者证实,当年的发布会当晚云知声亮相时,便已“云知声击败科大讯飞成为‘锤子ROM’语音解决首选方案”为宣传噱头,吸引了大批关注者,更造就了科创企业拉一踩一营销历史中的经典。

以当时云知声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资历,敢于在公开场合踩着智能语音老大哥科大讯飞的脑袋往上爬,不止勇气可嘉,而且效果拔群。

凭借一句火药味极浓的广告语迅速打开知名度后,云知声马上与一众科技企业达成合作,其中就包括乐视、搜狗、阿里巴巴、格力等行业巨头, 并在短短的几年间完成了数次融资,一举成为智能语音赛道的当红炸子鸡创业公司,更因为其业务与科大讯飞有着正面竞争,双方你来我往的回合自然也就越来越多了。

在理顺前因后果后,云知声在IPO过程中被科大讯飞公开狙击也就能理解了,也正是因为相关数据的准确性持续引起风波,云知声在2021年2月选择暂停IPO,也就可以看作是断臂求生的选择了。

03.深陷盈利困局缺钱是躲不过的宿命

不过,频繁的亮相造势,让人不禁还产生了一个疑问:仅仅过了两年后,云知声的内力已经修炼的差不多了?

其实答案远非如此。对于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特别是没能上市成功的云知声来说,缺钱才是云知声卷土重来最重要的原因。

根据2020年招股书显示,云知声从2017年至2020年,亏损一直是其经营的常态。其中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分别为1.77亿元、2.29亿元、3.17亿元、1.1亿元,总计亏损额超过7亿。

另外,更让业界担心的是,云知声在支柱业务的毛利率数据表现上,也同样堪忧。仅在2017年-2019年,云知声主营业务毛利分别为11.41%、24.97%、26.28%,而同期均值为48.13%、47.58%、48.84%,相比之下实在有些寒酸。

所以,持续成本投入加上业绩无法支撑公司业务,自然会让云知声这样的创业公司寻找更直接的造血渠道,而上市自然是其中的最佳选择了。

但是,个体公司的发展与自身条件相关,更离不开行业趋势。而人工智能赛道在经过疫情三年的反复冲击后,还如当年那般火热吗?

据中商情报网讯数据显示,智能语音市场规模由2017年的105.2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274.6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为37.7%,预计2022年将达401.55亿元。

粗看之下,赛道还处于上升通道,但在市场份额的统计结果,云知声未见身影。

从全球智能语音市场竞争格局来看,Nuance、谷歌、苹果市场份额占比较高,分别为31.6%、28.4%、15.4%,微软、科大讯飞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8.1%、4.5%。而缩小到我国智能语音市场来,科大讯飞与百度占据较高市场份额,分别为44.2%、27.8%,苹果、Nuance、小i机器人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15.4%、6.9%、3%,而留给包括云知声等其他厂商集体分享的市场份额,仅为2.7%。

显然,智能语音这个人工智能细分赛道的竞争十分激烈,不过,云知声更需要警惕的是,整个AI领域都在经历收缩与淘汰的危险。

10月,媒体爆出AI公司明略科技大规模裁员。同期当中,AI四小龙之一的旷视科技爆出裁员30%。而放眼到整个2022年,前有思必驰IPO前途未卜,后有商汤科技上市后市值暴跌,总体看,AI赛道神话破灭在所难免,对云知声而言,无论上市与否,在这样的市场氛围下,公司生存都会更加艰难。

尽管在过去数年间,云知声的融资轮数颇多,但自从2021年6月24日,云知声获得了D+轮近1亿美金的融资后,就再也没有其相关融资的信息了。而这段沉寂的时期,恰恰是国内因疫情防控,经济处于调整的时间,人工智能赛道的泡沫破灭也正是此时开始的。

对云知声来说,如何度过当下行业的至暗时刻,自然是影响公司生死的当务之急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孙晓巍,36氪经授权发布。

曾被科大讯飞暴捶的云知声又行了?

[免责声明]

原文标题: 曾被科大讯飞暴捶的云知声又行了?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36氪企服点评;未经许可,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