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云和恩墨盖国强,识别它、抓住它,在国产数据库沸腾以前

云和恩墨盖国强,识别它、抓住它,在国产数据库沸腾以前

2022.06.28 10:29
资深作者宇婷
宇婷 36氪企服点评专家团|《To B新势力》工作室主理人

采访、撰文|宇婷 

2019年参加华为的HC大会时,在一个数据库闭门讨论会,令盖国强印象深刻的是一位与会专家慨然批评国产数据库不好用不能用。

“我在20年前接触Oracle数据库的时候,也遇到非常多的问题,时至今日,在墨天轮上提问的很多人也会说Oracle很多地方不好用,但是由于 Oracle 建设了非常良好的生态体系、培养了大量的专业工程师,使得用户在遇到问题时,找得到支持,解决得了问题,从而保障了用户的业务运转。”盖国强起身说道。

“数据库的发展一定需要不同角色的广泛参与,要有厂商、有第三方服务,要有机构培养输送人才,要有投资方容忍试错成长,唯有如此,才有国产数据库的未来。”

第一次和喜欢身穿红色上衣出席活动的盖国强相识,是在2015年的旧金山OOW大会,旧金山的街道布满Oracle红,盖国强作为中国的第一个 Oracle ACE,是代表团中媒体人关注的焦点人物。后来,他给媒体的印象是,穿越数据库的商业时代,进入开源时代,再进入云计算时代。每一个时间节点,都能听到他关于中国数据库行业发展的思考与声音。

2019年末,他的一篇博文《2019,国产数据库元年开启新纪元》在数据库和开源圈火了。文章鲜明的指出,以金融行业为首的中国企业用户对于国产数据库产品的选用态度彻底改变——他们不再挑剔数据库的弱点,而是思考数据库可以用在哪些场景之中。这种视角转变,预示着中国数据库厂商将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

2019年7月开始,华为 GaussDB 在浙江移动核心系统成功商用;紧接着 GaussDB在工商银行、招商银行、民生银行获得客户采用并获成功;2019年9月,腾讯 TDSQL 在张家港农商银行新一代核心业务系统上线;2019年10月,OceanBase 在 TPCC 测试中,登顶夺冠。

“来自于金融、电信等行业客户的采用,才是国产数据库真正突破的开始。只有各个行业都参与到探索之中,国产数据库才可能真正地加速发展、加快成长、并最终成熟起来。”这是盖国强文中的论点。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创业者,他也和自己的公司,以及墨天轮社区完成了战略蜕变。2011年创业至今,云和恩墨旗下有zCloud 云管平台、zData一体机等产品;2020 年,云和恩墨发布 MogDB 数据库,成为 openGauss 的主要企业版发行商之一,这成为公司下一个十年重点布局的第二曲线 —— 云和恩墨将此看做公司最重要的一次商业战略进化。

今年5月,盖国强重读一本关于“西南联大”的往事,他在思考:“彼时一时英才聚集昆明,会对致力科技自强的我们有怎样的激励意义?”

1937年,抗战爆发,清华、北大和南开三所大学自强不息、万里西迁,在昆明造就了西南联大的传奇。传奇背后,是三所大学的联合、人才的聚集以及学校之间的优势互补

当下,云和恩墨的重要战略是基于 openGuass打造一款极致性能的国产数据库 MogDB 。在这个时间节点,他聊起这本书:

“重读历史,就不觉得当下有什么好焦虑的。有时候要从世界去看中国,避免把视野局限在内部。经营云和恩墨,联合800人在一起做一个事业,你已经参与到一个历史进程之中。也不知不觉参加到一个行业、一个国家的历史进程之中。”

一群人的选择,最终构成了一个民族的选择。你不孤单,所以你不焦虑。很多人在殚精竭虑推动行业加速向前发展,只要你走在正确的方向上,就一定有很多人和你同行。

盖国强几乎每一年写一本书,他的内心深处认为:中国有最庞大的数据基础,用户的应用中最可能激发出原始创新。但是应该要有一个在国内的、有自主权的、代表未来的开源数据库。开源是让大家形成合力,去除无效竞争和低层次循环。

openGuass 数据库由华为投入10年研发,在2020年正式对外开源。根据公开报道:华为分布在全球7大区域的研究所,约2000+数据库/数据仓库/大数据的高级内核引擎、算法、性能等专家人才,通过开源社区,openGauss生态已经吸引了 3000+开发者,20000+社区用户参与。

2021年9月,由华为、云和恩墨、清华大学,以及3大运营商、7大头部银行等共计18家社区合作伙伴、用户和科研院校组成的 openGauss 社区理事会正式成立。云和恩墨作为DBV伙伴,率先发布了基于openGauss内核的MogDB发行版。这是云和恩墨在2020年的一个重要动作。

今天,Oracle公司拥有超过4000名数据库研发人员,形成了巨大的规模优势,中国目前整体加起来可能有4000名内核研发人才,但这些人才分散在200家企业,实质是产业发展的长期挑战。通过开源社区,集众智共投入,才可能形成规模和速度上的突破。今天,openGauss官方数据显示,社区贡献者已经超过3000人,这是只有通过开源,才有可能累积起来的团队优势。

盖国强提到,他为什么选择了基于openGauss投入公司战略性资源来研发:“我们认为从初始投入到打磨出一个安全稳定高效的成熟产品,至少需要10年的历程。”

云和恩墨与openGauss的互补性在于,openGuass在华为内部经过10年的探索、研发和自用,然后开源,形成了完备的核心能力。在这个内核之上,叠加云和恩墨源自商业数据库的认知和洞察,优势互补,可以更好的打造一个自主、创新、好用的国产数据库。盖国强认为,开源共建,在中国数据库领域探索一条根社区的发展新路意义重大。

对于技术的提速,盖国强曾在社区发文举例:“openGauss 完成了 XID 64位的改造,其他人就不必再头疼事务号回卷问题,又例如 openGauss 通过 Ustore增加了Undo机制,解决了空间膨胀和收缩的 Vacuum 问题,再例如区块链表的实现追平了Oracle 21c在这一方向的创新。这就是众智和开源的力量。”

“openGauss 以开源生态,让国产数据库在这一方向避免了某种低层次循环。例如,云和恩墨的MogDB,在自治异步提交、高效压缩算法等方向创新,同样会在社区开源,这样所有开发者就不必一次又一次的从头开始。”

唯有真正掌握,自由发展,才有可能走上创新超越之路。实际上,这在本质上还涉及到社区上的选择。既然要在社区中做出有前瞻性的产品,就要解决中国企业的关键问题。盖国强认为中国厂商必须深度参与开源,将代码合并到主流代码中,影响社区,获得更多社区的影响力。

Oracle占据数据库市场近50%的份额,位居多年头部第一。盖国强曾经思考过一个问题:为什么 Oracle 的DBA生态就这么活跃?他曾经在《Oracle 性能优化与诊断案例》一书中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我听到一句话印象深刻,叫“隐藏的权利感”。Oracle数据库,虽然是一个商用数据库不开源,但是它又是非常开放的一个产品,Oracle几乎所有的内部操作,不管是调优的过程还是数据库的各种内部操作,都是可跟踪解析的,让DBA可以掌控全局

面对数据库商业竞争,要将openGauss社区建设成为国产数据库的第一品牌。在数据库领域,只有第一才能生存,只有第一才能获得良好的生存空间。

云和恩墨盖国强,识别它、抓住它,在国产数据库沸腾以前
盖国强摄影

2012年7月21日,北京大雨,一个用户给盖国强打电话,说到自己面临的挑战是电子商务平台用户量激增,系统崩溃。最终定位问题的根源是开发人员写下的低效SQL,在高并发场景下,引发数据库雪崩。有没有办法不熬夜通宵,不在需求发布的时候,全员守在机房——这是用户向云和恩墨提出的朴素需求。“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个软件,把应用中的低效SQL找出来修改掉,解决用户的问题?”。从这个项目开始,盖国强他们研发了一个产品——SQL审核,简单的讲,这个产品通过对SQL的效能进行审核,在开发环节中多一道管控,帮助程序员用工具找出开发过程中的一部分问题,前置预防

从1000家企业客户,30万的社区DBA群体——盖国强认为这是他们能够不停发现问题,持续创新的基础。这也是在openGuass上投入大量资源的另一方面,云和恩墨采取了“逆向战略”的起始点。

逆向战略的选择,是因为数据库并不是一件新的事情,已经有超过50年的发展历程。在全球数据库竞赛中,中国处于后来者角色。这既有优势,也有劣势。优势在于减少了商业探索上的不确定性;劣势在于,你需要长期处于追赶的角色,先行者树立起巨大的壁垒和挑战很难超越。

“我们可能是在一个安全区里,国外的数据库企业已经发展完善,我们在安全区域游泳。但是再往前一步,云和恩墨踏入到未知河流中,你要形成你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我们不希望一直是在后面去追随他人,我们更希望能够到前面去,跟国际厂商正面竞技,共同拓展技术的边界。这是我们的世界观。

盖国强在采访中认为云和恩墨走的这条路,首先是有对行业的洞察,渊有多深、流有多长、深刻地认知和洞察会规避焦虑,打破未知和不确定性带来的不安。其次与墨天轮社区紧密相连,社区汇聚了大量的探索方向和技术人才,交流思想,激荡未来。第三,社区更容易了解到用户的需求、行业今天所处的位置以及未来发展的方向。在生态场景之中深度参与,学习和成长。

从数据库服务开始创业,到推出zCloud、zData等数据库生态产品,再到发布MogDB数据库,云和恩墨采取了逆向战略的产品路径。

如何具体拆解这种逆向战略?

Oracle的正向成功在于抓住了颠覆性技术的萌芽期,从头开始研发产品、试错、成功。这条路最难的是最后一公里,如何在生产中落地应用。另外一种可能是,先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通过服务和产品解决数据库的实践挑战,然后将需求洞察和经验抽象沉淀到产品之中,形成满足用户需求的数据库产品。在云和恩墨的逆向战略中,客户是重要起点

企业对数据库需求的本质是满足支撑自身的业务需要,业务的需求是——安全稳定,高效连续。而设计再精良的软件,往往总是在应用的现实面前,错漏百出。这也正是国产数据库进行商业替代时面临的核心挑战,如何消除用户对安全、稳定、高效、连续的担忧。

云和恩墨做的第一件事是先把用户在数据库使用上的问题解决掉。也就是不管用户用什么数据库,都要能够保证数据库的安全、稳定、高效、连续运行,从Oracle到MySQL再到国产数据库,这是云和恩墨创业的1.0时代;第二件事,是把专业的人的经验转变成产品,通过标准化、自动化和智能化的产品降低用户对人的需求,提升用户的效率。把10个人的服务团队转换为1个人加产品解决问题,这是云和恩墨创业的2.0时代。

2015年6月20号,当时工商银行的一位专家找到云和恩墨。对方和盖国强在一个茶馆中聊了2个小时。当时金融行业的数据库已经在面临多元异构的场景,商业、开源、国产数据库产品,同时并存。大型银行在国产化过程中,成百上千个新的数据库实例可能会瞬间产生。数据库环境易成孤岛,管理工具碎片化,如何管理这些数据库,成为巨大的挑战。通过一个平台化的软件去应对多源异构数据库的统一管理需求,用户已经意识到这是未来。云和恩墨的 zCloud 云管平台诞生。

云和恩墨从中国用户出发的产品路径再次走通,这是一条适合中国数据库创新的路径。从数据库的最后一公里逆向出发,端到端的服务支持、解决SQL性能问题、实现数据库平台化管理,然后来到数据库内核。MogDB 水到渠成,成了云和恩墨对于数据库的认知,原生的平台化管理、SQL性能审核、企业级服务保障,满足用户对于数据库的核心要求。

但同时另一面势必会遇到挑战。对于一家创业公司,如果用一个特别超前的产品去教育市场,会很难。SQL审核和zCloud云管平台都是,我们的洞察领先于行业三年

“这是给我们的挑战,我们必须要能够应对这些挑战,最后才会让自己变得真正强大。创业创新,是云和恩墨的价值观,我们要求自己用创新的产品和用户正和共赢。”

“晚一点成功又怎么样呢?越是重要的事情越不能急躁,我们相信自己走在成功的正确道路上。如果你没有这个信心,你坚持不了。你无法说服自己每年把资金投入到研发之中,而不是和股东去分红。

“我们非常确定我们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盖国强是中国数据库迭代过程中,见证从商业到云时代变化的人,在20年的从业中,他旁观互联网金融的潮起,区块链的浪尖,但是内心从未改变。选择无所谓对错,但不拐弯是他能一直坚持在这个领域很重要的原因。

作为一个枢纽人物,他也把对技术和不同生态理解的认知带给外界。他本身经历了很多变化,或者说是主动应对了一波波的行业动荡。

科技自立、信创自强,这是目前整个数据库和软件行业都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你应该有能力去应对这些变化,这是我的感触。”他提到面对变化时候的这种心态。

如果一个市场可以成为市场,在这个领域中,一定可以容纳3-5家厂商共生。只有一家厂商,要么赛道不太对,要么不够大。

“成为第一,并且有足够的生态,足够多的开源开发者,大家一起把这件事做出来,你才可能挑战国际上的领先者。”

“让中国自己的数据库产品成为市场第一,这个第一可以不是云和恩墨,但一定要有人做到。”盖国强告诉TO B新势力。

“大家可以一起去改变世界,有越来越多的参与者是一件好事情,我只要坚持加速奔跑。”采访中,盖国强提到了他对于竞争的思考。

用产品来说话,用客户的口碑来证明。甚至接受一些用户的离开,因为你在成长之中,不见得每件事情都能做得最好。”

20年前,盖国强开始参与互联网技术社区的建设。他认为社区精神的本质是自由和分享,解决问题的思路也是开源和开放。

“从来不藏私。作为一个开源产品的贡献者,把我们的代码、积累全部开源出来。”

“中国的数据库道路,只有开源才可能成功。”

今天的中国开源生态中,像盖国强一样不吝啬去分享,一起把某个领域建设起来的人越来越多。

“我们希望有更多人看到我们的努力,然后大家一起去做这件事情。”这是开源心态的重要折射之一。

把领先行业的认知分享出去,让整个行业一起来做产品,反过来给自己压力,大家一起向前跑,推动行业进步,不惧怕竞争—— 这是云和恩墨的逻辑。

但问耕耘,莫问收获——去年在openGauss峰会上,盖国强分享了他的感受。

“过去做社区做论坛,帮素不相识的朋友解决问题,我从来没有谋求过什么回报。这是我们的初心。”

盖国强把《易经》上的四个字送给openGauss社区,这实际上也是云和恩墨的一种企业文化:耕获菑畬,耕获是指只有不为收获而耕耘,才能最终收获,但问耕耘,莫问收获,做长期主义者。菑畬,是从1年的开垦田地到3年的熟田。openGauss从2020年开源到今年发展,将经历从生地到熟地的过程。不必带着功利之心开始,不为畬而菑,才能得畬。

踏踏实实去开荒烧草撩荒,一年两年到三年,就会有收获。

他的判断是否全然没有风险?

盖国强思考过这个问题:“我相信我的判断,但判断之中一定存在风险,这世界没有一成不变的事情。通过软件达成标准化的输出去盈利特别难,这不仅仅需要抓住用户的需求,还涉及到是否能够用现代化工程化的方式进行迭代,从而输出标准化的软件产品。

迈入数据库的深水区这件事本来就是云和恩墨的目标,他认为今天加入openGuass开源数据库生态是一件恰如其分的事情。对于3.0的云和恩墨,这是一个主动的进化。他们在加强研发团队,比如聘请到9位博士,明年研发团队即将扩充到300人规模。华为的优势在于人才的密集,这也是云和恩墨所认定的。

关系型数据库虽然已经有了50年的历史,但是在这个演进的过程中仍然会有阶段性的创新出现。

“你在历史进程里,其实你也知道,如果你不在其中,历史仍然会向前走,只是你有机会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还有可能可以发挥正向积极的作用,其实是非常幸运的。在这样一个场景下,有这样的幸运,去努力就好了。”盖国强说。

未来不是现实,未来只是潜在的现实。但是只要你为之努力奋斗,它一定就会变成现实。我还要加一句注脚,虽然它变成的现实,可能不是你最初期望的现实,但一定是你热爱的现实。”在采访中,盖国强向TO B新势力分享了这句话。

采访花絮:如何引入9名博士

云和恩墨今年在人才和研发中加大投入,并且他们引入了9名博士,这些博士在捕捉趋势和机会上会帮助到云和恩墨。目前,云和恩墨在北京、成都等五地建立了研发中心,公司累计人数达到800人。

TO B新势力也采访了盖国强的搭档,联合创始人、云和恩墨组织发展官陈美峰 ,和他详细了解了云和恩墨的“人才法则”

十年前,陈和盖一起开始创业。

如果支撑未来十年数据库产品发展,从八百人到几千人,组织的要求是不同的。陈美峰在领导内部解决一个向上增长的问题。

做新一代技术产品,其实是未来场景驱动。解决未来5-7年的隐性痛点,需要建立起组织基础。

陈美峰在提前构建组织发展框架,最顶层是组织使命、紧接着是商业模式、第三层是人才和资本、第四层是治理平台、第五层是文化和合规

陈美峰认为好的人才需要一个好的治理平台,从而让不同类型的人愿意加入。这个底座涉及到文化

在引入博士人才的过程中。陈美峰觉得本质需要构建合作的文化,渗入到每一次的对话之中,通过沟通达成共识:

我们跟一些人对话,我们说不着急做决定,实现合作要给出相对的时间。一旦引入合适的人,组织的效率提升就像是一个相乘的关系,如果彼此都是9,就能达到81分。

此外,在与别人沟通分享中,本身对我们自身也是有帮助的。解决问题,帮助别人成长的同时,也成就了自身。

云和恩墨达成目标的路径是:利他先行。我先走一步,给对方带去价值。数据库、存储和数据智能,是数据技术的三大领域,也是未来我们会引入的人才的方向。


本文写作过程中,感谢以下文章启发:

《马伯骞:沸腾之前》 from GQ ,作者王悬

【墨天轮专访第四期】华为云GaussDB:发挥生态优势,培养应用型DBA

国产数据库发展十策(一):开发一个数据库到底需要多少人?

国产数据库发展十策(二):数据库难在研发还是难在生态?

国产数据库发展十策(三):是走 MySQL 路线还是 PostgreSQL路线?

头图:盖国强;插图:盖国强摄影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TO B 新势力

腾讯SaaS加速器,加速闯进SaaS创业者心智

云和恩墨盖国强,识别它、抓住它,在国产数据库沸腾以前

[免责声明]

原文标题: 云和恩墨盖国强,识别它、抓住它,在国产数据库沸腾以前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36氪企服点评;未经许可,禁止转载。